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专题报道(四) 不断提升重大建设工程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水平

发布时间: 2018-12-07 来源: 办公室 浏览量: 113

围绕国家重大工程积极开展技术服务,为工程选址、地震动参数设计、安全运行提供了全方位的咨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围绕国家重大工程积极开展地震区划、活断层鉴定、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等科技服务,为工程选址、地震动参数设计、安全运行提供了全方位的咨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1)服务“青藏铁路”地震安全

青藏铁路工程是“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铁路所在的青藏高原是我国大陆现今地壳运动最为剧烈的地区。青藏铁路沿线以活动断层规模大、分布密集、地震活动频繁、震级高、地表破裂带长、位移量大为主要特点,沿线有100多条地震断裂带,其中23条为深大活动断裂带,地震烈度为Ⅶ~Ⅸ度,将穿越世界上最复杂的地震带。

从20世纪90年代起,中国地震灾害防御中心的前身——中国地震局工程研究中心就响应国家号召,与中国地质科学研究院等有关部门一道,对青藏高原地质环境进行考察,开展青藏铁路建设的可行性调研。

作为项目的牵头单位,中国地震局工程研究中心受原铁道部铁道第一勘察设计院委托,承担了“青藏铁路沿线重点地段活动断层检定和地震区划”等项目。成功组织包括我中心在内的中国地震局各相关领域科技专家及业务骨干,开展活断层鉴定、地震区划、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等相关工作。经过多年的探索、积累和总结,形成了《青藏铁路沿线重点地段活动断层鉴定和地震区划报告》、《青藏铁路昆仑山和羊八井隧道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报告》、《青藏铁路四座主要桥梁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报告》、《青藏铁路昆仑山口——桑雄、羊八井——拉萨地段活动断裂鉴定报告》、《2001年11月14日地震对青藏铁路影响的综合评价》等5项主要成果。研究成果先后通过了国家地震安全性评定委员会的审查,证明了青藏铁路建设选线和工程措施是合理的,已将地震灾害减少到最小。

(2)服务国家核电地震安全

国家战略要求安全发展核电,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

2013年以来,我中心先后独立承担了湖北浠水核电、河北承德核电等5项核电厂选址的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参与二十余项核工程地震安全性评价服务工作。在河北承德热电堆项目中,采用无人机技术对核工程厂址进行详细的微地貌测量,利用地质雷达和探槽等方法开展活断层研究,首次进行7个阻尼比的设计地震动时程的合成。在湖北浠水核电站项目重首次进行了多阻尼比目标反应谱和目标峰值唯一的设计地震动时程的拟合与合成。

在积极做好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的同时,主动承担我国内陆地区核电建设的研究论证任务。填补了国内非基岩厂址可行性研究阶段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的空白,开创了我国在非基岩厂址发展核电的新局面。

华龙一号和CAP1400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压水堆核电技术,是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两个主打机组。在这两个核电机组的研发过程中,我中心提出的地震动合成方法合成的强地面运动已应用于核岛结构的地震反应分析工作,其合成的楼面运动已应用于燃料储存格架以及压力容器等重要核电设备的抗震分析和试验研究工作。该方法在我国国防工程中也得到了应用,并获得了中国地震局防震减灾科技成果二等奖。

(3)服务国家重大流域水电建设工程地震安全

国家战略是到2020年,力争常规水电装机达到3.5亿千瓦左右。西南江河流域重大水电工程建设在我国能源战略实施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前重点开发雅砻江、大渡河、金沙江、澜沧江等河流,2020年后重点开发怒江和雅鲁藏布江。

2011年以来,我中心先后承担了金沙江白鹤滩水电站、雅砻江孟底沟水电站、雅鲁藏布江大古水电站和街需水电站、大渡河丹巴水电站等20多项大型水电工程的地震安评工作。

为做好雅鲁藏布江规划工作,国家设立了科技重大专项雅江下游水电开发规划研究项目专题,我中心承担了专题之一“雅鲁藏布江下游区域构造稳定性研究”项目。项目组多次深入大峡谷考察探测,围绕喜马拉雅东构造结相关区域主要构造带的发震能力、潜在震源区划分、重点河段地震动参数确定、区域构造稳定性评价等目标开展了工作。

(4)服务长输油气管道地震安全

我国能源总体上呈“西富东贫”、需求“东多西少”格局。大规模、跨区域、长距离“西能东送”的特征突出。这些管线面临着沿线区域抗断评价、地震活动性评价及其地震区划等一系列技术难题挑战。

我中心先后承担了新疆煤制气外输管道工程、鄂尔多斯—安平—沧州输气管道工程、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等近30项的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线路总长近30000千米。特别是新疆煤制气外输管道工程项目跨越13个省,线路总长8372公里,是我国境内路由最长的管道项目。沿线地震区划工作涉及的空间范围广、断层与地震活动性差异大,我中心的科技人员不畏艰难,勇于创新,解决了安评工作中遇到的诸多难题,很好地完成了国内最长煤制气管道的地震安评任务。